李苡茉字五行属什么(茉字五行属什么配置吉凶)

(一)

我是溟国尊贵的公主,母亲难产而亡,相士因此说我不祥而被送出宫

璃茉,你要记住,你是公主,是溟国最尊贵的公主。溟国的百姓都是你的子民。”尊贵吗?殷璃茉不觉得,她只觉得这个身份是个束缚。若不是这个什么劳什子的公主身份,她何必跟着奶娘和严叔东躲西藏?多少次的暗杀,她不受宠,都出了宫,可还是有人见不到她活着。

“璃茉,你要勇敢,家国天下,必要的时候你得护着。”严叔对她总是很严格,什么都要她学。自她记事起,琴棋书画与她无缘,什么兵法武艺到是家常便饭。她不明白,可严叔说这是她的责任。

璃茉从出生起就没见过她的父皇,众人只知晓七公主璃茉体弱,在江南休养,却不知道她是镇北将军用十万兵权保下来的。若不是敌军攻迅猛,又连失了十来个城池,需要公主和亲换取短片刻安宁,他恐怕都不会接她回来。

(二)我的母妃是将军夫人

皇帝越发昏庸无道,边上的几个国家虎视眈眈的盯着溟国。皇子争权夺位不惜勾结外敌,严瑾失望透顶。他原本是溟国的镇北将军,能文能武,可他护住了国家却护不住心爱的女人,他带兵去了前线,皇帝却纳了他的妻子。

那日他凯旋归来,却发现妻子成了皇妃,还有了身孕。“你平安回来就好,我也就不用那么担心了。”她率先开口。皇帝以他的人身安全威胁她入宫,她别无他法,只得屈服,现在看着他安然无恙她也就放心了。“我回来了。”他哽咽着说深情地凝视着她,许久。二人再无言语,整理好情绪回到宴会,一切如常,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颜妃,朕知道他回来了,可你也别想着死,否则朕可不敢保证什么!”皇帝警告着她。“臣妾不敢,皇上若是仁慈,不若放我们夫妻团聚,他为你镇守边疆,保一方水土安然,妾身也会感念陛下大恩。”她与夫君伉俪情深,却哪知情深缘浅,皇帝竟趁着前方战事起时纳了她入宫。“颜妃,不要太过,朕能容忍你们的过去,但却不可能让你们有未来,懂?你要记住你现在是朕的妃子!”说完,他气愤地离开了,独留下花颜一人。

“娘娘怎么样了?”皇帝对她还算可以,可她的心思都在严姜身上。那个粗犷的男子待她却如同珍宝,总是小心翼翼的。他们新婚燕尔,却传来边关告急,他无奈披甲上阵,却不想……若不是她有了身孕,早就不想活了,孩子是皇帝的,她不想要,却又不能不要。“娘娘忧思过度,恐怕会伤及腹中胎儿,臣开些药服用着。”太医把过脉,又开了药给她服用便下去了。

“颜妃,朕待你不薄了。”言外之意就是警告她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臣妾知道了。”花颜应声道,她知道逼急了他的后果。“你好好养着吧。”花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恨吧,肯定是恨的。可是他又是孩子的父亲,孩子在她肚子里一天天长大,她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奈何她在孕期忧伤过度伤了身子,这会儿又赶上胎位不正,太医加上稳婆努力了一天一夜还是无果。

“娘娘用力,快用力啊,孩子就要出来了——”末央宫里产婆和太医忙碌着,颜妃娘娘难产,已经一天一夜了,孩子还是没有生出来。花颜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凌乱地粘在脸上。“哇,哇——”随着两声啼哭,她终于生下了孩子。她实在是疼的受不了,几度晕厥,又被太医救回。“恭喜娘娘,是个公主。” 产婆高兴地说。迅速地把孩子清洗干净抱给花颜看了看便抱出去给门外的皇帝后看。

“不好,娘娘血崩了!”太医看着突然涌出的鲜血,手忙脚乱的拿出银针等工具止血,但没有用。“皇上,娘娘她怕是不行了,你进去见见吧……”太医话未说完,皇帝便一阵风跑了进去。“你来了?”花颜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我怕是不行了,求求你,放过他,还有照顾好璃茉,我们的孩子!”皇帝一言不发,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求你……”花颜走了,只留下个刚出生不到一个时辰的璃茉。“花颜——”那个男人喊的撕心裂肺。或许他是爱她的,只是方法不对罢了。活了?

“这孩子怎么回事?”相士看着坐在盆里的璃茉,她不哭不闹,“皇上,这孩子生而不祥,乃是煞星转世,她一出生便克死了生母,不能养在宫廷,否则,国危矣。”“哪里来的相士,竟敢妖言惑众!”严瑾看着一身道服的男子愤怒地说道,“今儿是璃茉公主洗三的日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将军何必动怒?你不喜欢听,老道便不说了。”说完,那道士扬了扬佛尘便离开了,只留下一厅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措。

“皇上吉祥。”严瑾看着眼前的皇帝,斑白的头发显示出他不在年轻气盛。“你想带璃茉离开?”老皇帝看着他问道,“我凭什么把她交给你?” “凭什么?就凭这个!”严瑾将虎符拍在案上,皇帝老了,疑心越发重了,他和其他四个将军一道掌握着溟国的兵权,分别镇守着东南西北四境,而今老皇帝又收权集中的意思。“皇上更不要忘了,她是阿颜的孩子,我总归是不会亏待她的。”看着桌上的兵符,还有严瑾眼中的决绝和深情,老皇帝知道除了将公主托付给他,别无他法。

(三)

“茉儿,小心些。”黄嬷嬷看着璃茉,她已经六岁了,长的越发像她的母亲。“知道了,嬷嬷。”杨梅熟了,红的发黑,一粒一粒挂在枝头,诱惑着璃茉。她小心翼翼的爬上树,打算采些下来便听得嬷嬷慈爱的声音。她知道自己是公主,也知道自己没有了母亲。

“今天的功课都做完了?”严厉的声音传来,璃茉小手一抖,杨梅都掉地上了。“做,做完了。”声音有些颤抖。三岁启蒙,文韬武略,一样不落。“嗯,去蹲马步去,一个时辰,蹲完再吃晚饭。”说完,那人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丝毫不管树上的她。

“茉儿,他是谁?”严瑾看着她床上的男子怒气冲冲地问。前两天,她在河边浣纱,看到远处漂来个男子,不知死活。强忍着心里的不舒服,探了探鼻息,还有气,便唤了嬷嬷一起扶了回来。刚好严瑾进山采药去了,所以不知道。那人也是命大,居然喂了点药就有了好转。

“他是我们在河边救回来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璃茉端着药碗正准备给他喂药。“药喂了吗,喂了我就把他背下去扔了。”严瑾认真地说到。“扔了!严叔,这山里可有狼呢!”璃茉着急地说。“璃茉,你要知道我们的身份不可以暴露,否则——”是了,她是公主,该死的!“不行,严叔,不能把他丢下去。” “算了,老严,茉儿心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山里的小动物她都不知道救了多少。”黄嬷嬷说到。

“小生见过姑娘,感谢姑娘救命之恩。”凌易看着这简洁得不能再简洁的放假,若不是那绯色的床帘,根本不知道是女孩的闺阁。“你醒了,那真是太好了。”璃茉高兴的说,“嬷嬷,严叔他醒了!”

“你怎么会在河里,还受了那么重的伤”严瑾看着眼前的少年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少年身上有些他不喜欢的气息。“小生易凌,住在山中,靠卖柴火为生,那日上山打柴,哪曾想碰到了狼群,不小心跌落山崖,多亏姑娘相救。”听着他的话,黄嬷嬷和璃茉都叹息不已,只有严瑾还持六分怀疑。“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寡居多年的老母亲,也不晓得她现在如何了……”说着,少年竟哭了起来。严瑾没再问什么。

“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要离开了,这个送给你。”男子拿出一串珠子递给她。“这是?”红色的珊瑚珠,珠圆玉润,颜色鲜红,色泽艳丽。“不行,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璃茉没敢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易凌就不见了,只留下那串珠子。“这人,走也不说一声。”原来易凌就是北狄的大将军凌易,亦北狄的二皇子,英勇善战。

(四)

“茉儿,老皇帝来了圣旨,明儿个我们就得起程回去了!”严瑾看着十三岁的璃茉,这个有着如同妻子一般面庞的少女,可惜,真可惜不是他的女儿,现在竟然还要回去和亲。他在心里叹到。

“真的吗,严叔,父皇要接我回去了吗?”严瑾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发顶,“是的,皇上要见我们的小公主了呢。”璃茉笑了,笑容是那样的甜,他竟不忍心告诉她真相。算了,反正有自己在,走一步看一步吧。

璃茉入了京,京都繁华,哪里是那深山老林能比的,她几乎一瞬间就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有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有好吃的梨花高,还有好喝的杏花酒,她爱极了。可唯一不好的就是这里有很多的规矩,皇帝从宫里拨了几个嬷嬷跟着她,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都必须得遵守,否则就会被罚。

“璃茉不能和亲!”严瑾看着年迈的皇帝,“如果可以,我愿意再次出征。”老皇帝看着他,脸黑如墨,“我叫你过来不是征询你的意见!” “公主还未及笄!陛下若舍得,四公主也可和亲。”严瑾无视他严中的怒火。最终,老皇帝还是没有让四公主去和亲,严瑾再次披甲上阵。可是能护她一时,却不能保她一世。

“嬷嬷,这不是真的,一定不会是真的,严叔那么厉害,怎么会死,他不会死的!”璃茉不相信严瑾战死,一心去边疆寻他。后来,她寻到了,在那个大峡谷里,白雪皑皑,覆盖着一切,包括他的尸体。寻到他时,他已经被冻的僵硬。“严叔——”女孩哀戚地喊着。“对不起,我不该回来的,都是我的错”女孩哭的肝肠寸断。

“儿郎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我们一起打回去,哪怕流血,哪怕牺牲,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就不能认输!后方,是我们的家人,我们的百姓,我们若是认输,他们将会成为别人的俘虏!”璃茉入了军营,跟着她的三哥哥,那是唯一一个惦记着她的人,每年他生日的时候想方设法都要给她稍去一些小玩意儿的人,是她生命里的光。“不认输,不认输!”回应她的是雷鸣般的不服输的声音。

璃茉带着大军,一路抵抗。可是敌军太猛,又不知道是谁泄露了防布图,因此连连败仗。终于,仅剩一个都城。

“易凌,凌易,哈哈哈,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救了一匹狼!”璃茉看着眼前的人,此时他穿着盔甲,暗红色的血染红的盔甲。“茉儿,你居然是茉儿!”男子看着她手上那串珊瑚珠,惊讶至极,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深山老林里面的柔弱小女孩居然会是这个威风凛凛的女将军。那当日的那个男子难道就是前些日子阵亡的敌国大将军严瑾?

“你赢了,我愿意投降,但是——”璃茉看着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说到。“什么,茉儿,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你!”三皇子死了,她的三哥哥,就在昨天那场战斗里为护着她而死,老皇帝带着其他人跑了,就留下个烂摊子让她收拾。“给我三天,三天后我准时投降于你。还有,放过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她希冀的看着他说。“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做我的王后。” “好。”璃茉爽快地应到。

(五)

公主殷璃茉站在城墙上,今日是三日之约的最后一天了。三日前,敌军攻至都城,皇帝带着宠妃出逃,她和留下来的三皇子带着仅有的几千兵马死守。寡不敌众,三皇子中箭身亡,她看着皇城中的几万人,不得不选择投降。要她打开城门放敌军入城,可以,但是得有条件,那就是放过全城无辜百姓,不得烧杀抢掠为害百姓。

溟国就要到灭亡的时候了,都城都被敌军围困着,已经三天了。趁乱出逃的皇帝以及其他皇室成员皆被杀死。朝政更迭,历史往往都是胜利者所写。殷璃茉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只是她没想到当日一时心软,竟会让自己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她身着一身大红嫁衣,是的,你没看错,就是嫁衣,她亲手为自己准备的,为自己和易凌准备的。

“茉儿?不要!”凌易看着女孩朝着身后的士兵喊到。他真傻,怎么会相信她会和他长相厮守呢?一个亡国公主,一个是敌军首领,国仇家恨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公主璃茉死了,殉国而亡,从百尺高的城墙上跳下去,摔的粉身碎骨,死的轰轰烈烈。新的帝王登基,以帝王之礼将她葬。“傻茉儿,你怎么又食言了呢?”他摸着那串珠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那身大红嫁衣他才知道原来不是他一个人单相思,可是,来不及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完)

免费获取100个高分名字,添加 微信:llucky0309  备注:高分名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127056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pquming.com/12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