泱字取名寓意好吗(泱字取名寓意称骨)

夫君要纳妾 上篇 收看上篇,点链接

5

翌日,我正睡得香甜,小银将我从床上强行拉了起来。

“夫人,今日是新妇敬茶的日子,将军都派人来催了好多次了。”

我不情不愿地睁开朦胧的双眼:“不去,去了还要送礼。”

小银:“……”

半个时辰后,我端坐在主位上打哈欠,白芊芊扭着腰肢向我走来:“嫂……不,现在应该叫姐姐了,呵呵,姐姐请喝茶,以后你我一块伺候表哥了,还望姐姐多多指点妹妹。”

我瞧着白芊芊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春水柔波,两颊有些肉嘟嘟的,甚是可爱。

挺讨喜的女子。

我接了茶,抿了一口,顺手将手腕上的白玉镯子摘了下来,套在她的手上。

许世泽嗤笑一声:“这镯子莫不是从哪里淘来的便宜货吧?”

我皮笑肉不笑:“将军,你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可是我花了一千两银子买的呢。”

白芊芊闻言,眼睛放光,盯着手腕上的镯子问道:“当真那么值钱吗?”

我无语,感情这位也是个财迷?

许世泽霸道的搂过白芊芊的杨柳细腰,柔声道:“芊芊喜欢镯子?走,咱们这就去上街,喜欢什么样的都买回来。”

说完还挑衅地瞄了我一眼。

我盯着白芊芊腰上,许世泽的那双大手,心头闷闷的难受。

这个许世泽,明明自己有钱,为何还要花我的钱?他都没为我买过礼物!

好心疼!那么多银子!

好心塞!嫁了个狗男人!

6

唯有工作能治愈我的不快,于是,我带着小银巡视店铺去了。

京城店铺百分之八十都姓“元”。

我最喜欢去的还是聚贤楼,喜欢去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卫萧

这个卫萧,太不要脸了,身为皇帝,却总在我的聚贤楼白吃白喝加白嫖!

他在我这打的白条,都赶上《红楼梦》那么厚了。

出门忘了查黄历,又碰见了那厮,我本欲掉头,那厮喊住了我:“元锦,跑什么?我正打算去找你呢。”

我深呼吸好几口气,脸上堆满了假笑:“不知,卫兄找我何事?你先将钱还清再说!”

卫萧无所谓的笑笑:“提钱多伤感情!”

我面无表情:“我跟你有什么感情?”

卫萧嬉皮笑脸地靠近我:“锦儿,不要如此无情嘛,我今日心情不好,来陪我喝酒。”

我与卫萧之间的交情,都是用钱砸出来的,卫萧没钱给宠妃买礼物了,找元锦;卫萧打仗没经费了,找元锦;卫萧没钱去邻国送礼了,找元锦……

简而言之,我特么就是他卫萧的钱袋子!

不过话说回来,生意有了他老人家的照看,倒也好做了许多。

我不耐地坐在他的对面,端起酒杯轻啜一口,大叫道:“靠,你竟然拿我私藏的女儿红?谁给你的?”

卫萧眉头轻皱,摇了摇头:“怪不得,许世泽要纳妾,就你这暴躁脾气,谁受得了你。”

我:“受不了就不受,你别左顾右而言其他,你整日白吃白喝也就罢了,还专门挑了我留了好几年的酒。”

卫萧嬉笑:“不要这么小气吗,阿锦。”

我叹了口气,当年我怎么没看出来,这个卫萧这么不着调?幸亏没嫁给他。

卫萧喝了几口酒,见我兴致不高,开始戳我伤口:“怎么?许世泽纳妾了,你吃醋了?”

我黯然道:“当年本就是我强行嫁给他,要不然,你下旨我俩和离吧。或是让他休了我也成。”

卫萧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我放在桌子上的手,以示安慰。

包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大力推开,我与卫萧齐齐看向门口,许世泽面色如霜地看着我们。

他面无表情地向卫萧行礼问安,最后目光停在我俩交叠的手上,眼眸似乎更冷了。

我慌忙收回手,那种感觉就像被人捉奸一样难堪,他在吃醋吗?

不过我转念一想,许世泽本就不喜欢我,怎会吃醋?定是怕我给他带了绿帽子,丢了他的面子吧!

许世泽拉起我的手,将我拽了起来:“陛下,臣带妻子回去了,陛下自便。”

许世泽在卫萧惊诧的眼神中拉着我就走。

没等我反应过来,许世泽就怒气冲冲地将我塞进了马车内,我缩在角落里不敢大声喘气,这家伙又发什么神经?

他猩红着双眼盯着我:“元锦,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嗯?”

我梗着脖子道:“我什么身份?我是聚贤楼的老板,来巡视自家生意怎么了?”

许世泽骤然抓过我的手:“哼,巡视生意?我看你是来与老相好的幽会的吧!你还让他摸你的手!”

我恼羞成怒:“你不要我你肮脏的想法来想我,我与卫萧是偶然间碰上的。”

许世泽明显不信,他冷哼一声:“你别忘了你将军夫人的身份,我许家丢不起这人。”

我双臂抱胸:“我就是这样的人,要不然你我和离吧。”

许世泽与我对视,不知为何,我竟在他眼中看出几分悲凉,并不浓郁,却像是冷冷的底色,稀释不开,也挥散不去。

蓦地,我的心微微颤了颤。

许世泽声音生冷:“你以为,将军夫人是你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的?你这么想和离,是不是想与他双宿双飞?”

我睁大了眼睛:“我这不是为你和你那亲亲表妹让位吗,哎?对你,白芊芊呢?你俩不是一块逛街了?怎么就你一人?”

许世泽不理我。

直到府门口,许世泽没有跟我说一句话,他利落的起身跳下车,我掀起帷帘,意外地看见许世泽向我伸出了右手。

我愣住了,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许世泽不耐烦地催促我:“还不赶紧下来?”

我连忙将手放在他的手掌中,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握住我的腰,将我打横抱了出来。

我:!!!

就挺受宠若惊的!

我伸出手,附在他的额头上:“没发烧啊!今日怎么那么不正常?”

许世泽冷着脸,猛地将我丢在地上,我一时不备,差点摔个狗吃屎。

许世泽:“真重,你是猪吗?”

我拍拍胸口道“终于恢复正常了,吓死老娘了。”

许世泽:“……”

行至我的院子门口,许世泽别别扭扭地递给我一只金海棠珠花步摇,步摇做工精致,还是我最喜欢的海棠花。

我指着自己问:“送给我的?”

许世泽不耐地皱眉:“到底要不要?要不要我就扔了。”

我颤颤巍巍的接了过来,嘴欠的问:“这不会是白芊芊没看上的吧?”

许世泽满脸黑线,脸色难看极了。

我就知道,许世泽怎么会给我买东西呢?心中的喜悦被一扫而空。

我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

许世泽:“不是她没看上的,我,就是觉得,这步摇很适合你,你戴上,一定很美!”

我猛地抬头,瞧见许世泽眸光如星,皎洁清亮。

不待我深究他眼中的情绪,他已转身离去。

今晚注定要失眠了……

7

我自认为是最为大度的正室。

不仅免了白姨娘日常请安,而且我悲催的发现,自从白姨娘进门,将军府账上的银子如流水般,哗哗的往外流。

索性不是我的钱,随他去吧。

白姨娘今日带个碧玉簪子,向我炫耀:“姐姐,这是相公今日刚给我买的,相公说,这碧玉簪子最衬我的气质,姐姐快看,好看吗?”

我嘴角抽搐,绿油油的,的确与她很搭。

她见我不理她,自觉没趣就走了。

明日,又兴致勃勃地找我:“姐姐,你瞧,我今日的眉毛与昨日有何不同?”

我懒洋洋地扫了她一眼:“唔,的确不同,妹妹今日的眉毛画得好像……毛毛虫,真可爱!”

白芊芊:“……”

“这可是夫君亲手为我画的!”白芊芊撅着小嘴,一跺脚,气鼓鼓地走了。

不到半个时辰,许世泽就来我屋里兴师问罪。

“你刚才欺负芊芊了?”

我:“??”

“你说我为她画得眉像虫子?”

我撇嘴:“那还算欺负?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也夸她可爱了啊。怎么她就捡着不好听的听?”

许世泽看了我许久,忽而拿起梳妆台上的眉笔,朝我脸上招呼来。

我大惊:“做什么?”

许世泽道:“画眉。”

我惊呆了,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我俩靠的太近,许世泽身上淡淡的松香味直冲脑门,我的脑袋成了浆糊……

许世泽眼神专注,动作轻柔,眼眸漆黑似墨,似有些化不开的绵绵情意。

我蓦然想起那首诗词:「秋月有情似无情 ,偶坠红尘露真情 。扮君来为己画眉 ,妾却非君梦中情」

男人心,海底针,我真有些搞不懂许世泽到底在搞什么了。

纳妾那日,未见他展颜,见到我与卫萧在一起,又一副吃醋的模样。

我被他的反复无常折腾的心肝脾胃不和,哪哪都难受。

许世泽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他道:“看看,满不满意?”

镜子的女子,眉如远山,眸如秋水,更让我吃惊的是许世泽不仅眉画的极好,还为我在额间花了海棠花花钿,造型清丽十足,衬得我的肌肤更加白如雪,一颦一笑间更加妩媚动人。

我疑惑的看向他:“将军日理万机,什么时候学会的画眉?”

问我便觉得心中酸涩,为了白芊芊,他竟然学会了为女子描眉画眼。

成亲两年来,唯一一次为了我画眉竟然是因为别的女人!

许世泽见我面色不悦,小心问道:“怎么?不喜欢?”

我不知如何回答他,便沉默不语。

许世泽轻咳一声:“今日难道休沐,不如我们去游湖?”

我:“啊?”

当我脑子可以正常思考的时候,我跟许世泽已身处一小舟上。

微风习习,吹起我额前几捋长发,我刚要伸手去抚,许世泽修长的手指伸了过来,轻柔的为我抚到耳后。

我的脸颊瞬间滚烫。

我那沉寂的心又被他撩的心湖荡漾,犹如今日的湖水,波光粼粼。

我与他深情对视,许世泽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他的鼻尖,就要碰上我的……

他的唇,嫣红饱满,我不自觉闭上了眼睛……

我以为的吻没有来,小舟突然彭的一声,不知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许世泽的额头碰上的我的鼻子。

瞬间酸痛感袭来,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我破口大骂:“哪个不长眼的?看不见有船吗?”

回头,却瞧见许世泽眼神冷冷的盯着一突然出现的画舫,画舫上,卫萧一身月白色衣衫,手里摇着玉骨折扇,笑的活像一只大尾巴狼。

他笑道:“啊,原来是许爱卿与尊夫人,二位好雅致,游湖来了?”

我心想,这特么不是废话,不是游湖是跳湖来了?

我们被卫萧邀请到了画舫内,分坐在卫萧身侧。

卫萧为我夹了一块鸭肉,许世泽伸手抢了过去:“鸭肉凉性太大,她不适合吃。”

我:“……”

卫萧毫不在意的笑笑,接着夹了一块羊肉放在我的盘中,许世泽伸手夹了过去:“吃羊肉上火,夫人还是少吃吧。”

我:“……”

俩人你来我往,玩的不亦乐乎,最后,许世泽吃撑了,而我则饿着肚子回府了。

这湖游的,让人难忘!

8

自从那日后,许世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疯狂的送我东西,邀我游玩。

我俩半月内,走遍京城的大街小巷。

我觉得我好像忘了一个人。

哦,是白姨娘。

她太过于安静了,依照她的性格,早该出来作妖了,为何如此安静?

我自觉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她了,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晌午,我来到了白芊芊的院子。

因为是临时起意,我没让下人通报。

我悠哉悠哉的迈进白芊芊的房门,却听见一道男人的声音:“芊儿,我想死了,快让我亲亲!”

我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呆呆的立在原地。

因为那声音,不是许世泽的。

我好像窥得了了不得的秘密,这,这,许世泽被戴了帽子,还是绿油油的!

我进退两难,进是我想看看那男人长什么样,能让白芊芊弃了青梅竹马的表哥。

退是,我怕被她发现,恼羞成怒,杀人灭口。

呃,好难搞。

最终,我认为还是生命诚可贵,我默默的退了出去。

背后却抵上一堵肉墙,凭借这触感,我判定是个男人。

我吓得尖声大叫,手舞足蹈。

却被那男人紧紧抱在怀里:“别怕,元锦,是我!”

许世泽?!

我脑袋飞快旋转,不能让他看到里面的情况,于是,我拉着他的手往外走。

“走走,咱们去喝酒。”

许世泽面露疑色:“大早上,喝什么酒?”

我道:“兴致来了就喝呗,管他早上还是晚上。”

许世泽被我推搡到门外,谁知,白芊芊这个缺心眼的却走了出来,在我们背后喊道:“表哥,姐姐,怎么来了就走?”

不走要捉奸吗?

我颤颤巍巍回头,瞧见白芊芊与那男子手牵着手,立在我们面前。

这?这也太猖狂了吧?

我下意识的看向许世泽,却瞧见他一脸平静无波的模样。

我:!!!

是我不正常了,还是他们疯了?

许世泽看着那文质彬彬的男子:“大白天,入女子闺房,这是读书人所为?”

男子一脸窘迫,红着脸不说话。

白芊芊急急道:“表哥,你不要凶他,是我叫他来的。”

我:“???”

许世泽继续道:“你想清楚了吗?”

男子郑重其事道:“想好了,不论此路多么艰辛,我定然不负芊芊的一腔深情厚谊。”

许世泽点点头,牵着已经化为木头的我大步离去。

9

房内,我将许世泽按到座椅上。

“什么情况?从实招来。”

许世泽不紧不慢的拿出几张纸,纸上写着:“追妻三部曲”

第一,引她吃醋。

第二,对她好,投其所好。

第三,霸王硬上弓。

我:“……”

“这谁写的?”

许世泽笑道:“白芊芊。”

我:“???”

许世泽将我按坐在矮榻上,轻声道:“其实,芊芊有心上人,就是那个书生,只是姑父不同意这门亲事,要将芊芊嫁给三皇子,芊芊无奈下,向我求助,并教给我如何追到自己的妻子。”

许世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那么,元锦,你告诉我,我成功了吗?”

我看着他那张俊脸,咽了口唾沫:“可是,你之前并不喜欢我,怎么突然就……”

许世泽道:“你怎知我不喜欢你?你忘了那人好不好?”

我“???”

“哪个人?”

许世泽道:“赐婚那日,金銮殿上,他就想娶你为妃,这两年,他送你的镯子,你视如珍宝,你与他这两年,关系甚密,你想和离是不是为了他?”

我:“你说的人是卫萧?”

许世泽满脸幽怨的看着我:“你心里的人难道不是他?”

我哭笑不得!

我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轻声道:“我心里的确有一人,却不是他。”

许世泽哑声道:“我不管他是谁,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夫人!既然前两步都不管用,那本两将军只好用最后一招了:霸王硬上弓!”

我笑的肚子疼。

却被他抱起来,狠狠扔在床上,三下五除二剥了自己的衣服,冷冷道:“哼,待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他的吻如急雨一般,纷纷落在我的脸上,唇上,一路往下……

我在他耳边轻声道:“我心中的那个人,是盖世英雄,在金銮殿上,我对他一见钟情,一眼万年,可是,他却在洞房花烛夜抛下了我……”

许世泽动作一僵,随后更加疯狂起来。

他说:“对不起,我以为,你心里没有我。”

我紧紧抱着他,眼角流下一行清泪!

原来,一切都是误会!

还好,我们没错过。

尾声

白芊芊最终如愿以偿的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

婚礼结束,我与许世泽弃车手牵手步行回家。

那夜,月色如水,将我俩的身影拉的很长。

我瞧着他那英俊的侧脸,又翻起了旧账。

“那日,你摔坏的可是婆母给我的结婚礼物!”

许世泽一脸惭愧:“我以为是陛下给你的。”

我:“你还说我,满身铜臭味!”

许世泽双手合十求饶道:“我就喜欢你的铜臭味!”

“你要补偿我这两年独守空房,每日都要说三次爱我!”

许世泽:“好,我爱你,我爱你,只爱你!”

我:“还不够!”

许世泽:“夫人,我们回房,夫君慢慢跟你说,那样更有意思!”

我“下流呸!”

完结

免费获取100个高分名字,添加 微信:llucky0309  备注:高分名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127056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pquming.com/12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