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姓好听稀少的男孩名字五行水土(于姓好听稀少的男孩名字两字)

温舒菡在现男友的生日宴会上,碰到了她的前金主乔煜盛,偏偏他还是于航泽的亲表哥。

温舒菡在大学时期,有幸去了乔煜盛的公司实习,她的高颜值瞬间引起了乔煜盛的注意力,就这样在他的机关算尽下,她跟了他两年。

温舒菡毕业后,拒绝了乔煜盛的邀请,然后去了另一个小公司做设计师,从那以后,他们俩就渐行渐远了。

于航泽是个富二代,他本来是她的甲方公司,但是在见到她后,便瞬间喜欢上她了。

他不像乔煜盛那般霸道,他是实打实地追了她一年,俩人才走到一起的。

在他的生日宴上,于航泽把她介绍给了父母,但是于母在听到她的家世后 ,态度就立马变得冷淡了。

另一边,乔煜盛对她成为于航泽女朋友的事,完全接受不了,从内心深处,他还是喜欢她的。

他会故意当着于航泽说一些暧昧不明的话,也会故意靠近她身边,导致温舒菡神经一直特别紧绷。

她一直担心乔煜盛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于航泽,从而导致影响她们的感情,但是没想到,不久后,于航泽却和苏家千金订婚了。

温舒菡看到这个消息后,直接就把于航泽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了。

第二天,于航泽便在她公司门口堵住她了“为什么拉黑我?”

温舒菡垂下眼皮说:“因为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于航泽抓住她的肩膀说:“那只是我妈单方面发的,都没有经过我同意的。”

温舒菡冷笑一声说:“那为什么新闻版面上会有你们两个的合照呢?”

于航泽表情不自然地说:“我只是应我父母的要求,跟她吃了一顿饭,其他的我什么也没做,而且我也不喜欢她。”

温舒菡看着他说:“也就是说,你们已经相亲了,所以你父母在撮合你们,你是知道也默许了的。”

于航泽瞪着她说:“我不那样,她就会逼我们分手了。”

温舒菡低下头说:“阿泽,其实一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不适合,事实证明我们真的不适合,我们之间差距太大了,你们家不会接受我。分手吧!”

于航泽使劲摇晃着她说:“温舒菡,我不会分手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温舒菡皱着眉头推开他说:“对不起,我要上班了。”说完她便转身走了。

于航泽在她身后大喊着:“温舒菡,我告诉你,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之后的几天,于航泽不是想法堵他,就是在酒吧买醉,然后再找同行的人给她打电话。

温舒菡这几天,被他折腾得苦不堪言,她本来还很伤心,但是看到他那么幼稚,她反而释然了。

这天晚上,温舒菡的手机突然打进来了一个陌生来电,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接了。

“你现在来忘情酒吧。”电话里冷冷地说道。

温舒菡听出他是乔煜盛,她没好气地说:“乔总,我想你使唤错人了。”

乔煜盛冷声说:“阿泽现在又哭又叫,你不来他是不肯回家的。”

温舒菡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什么样跟我没关系了。”

“我不管你跟他什么关系,现在你先把他糊弄上车。”乔煜盛冷声说。

温舒菡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二十分钟后到。”

温舒菡挂了电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她便穿上外套出去了。

二十分钟后,她出现在酒吧包间时,于航泽还在又哭又叫的,喊着她的名字。

温舒菡走到他眼前时,于航泽的情绪突然一下就收了起来,他紧紧地抱住她,然后嘴里呢喃着:“舒涵是你吗?你终于来了。”

温舒菡还没说话,便被乔煜盛黑着脸一把拉开了。于航泽哭着说:“舒菡我不要和你分手,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温舒菡看了一眼乔煜盛,然后冷声说:“你回家吧!”

于航泽挣扎着说:“舒菡,我不回家,我要跟你在一起。”

乔煜盛给后面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人便控制住他了。

温舒菡皱着眉头说:“你把他带回家吧!”于航泽像个小孩子一样哭喊着:“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

乔煜盛冷声说:“你乖乖上车,她会在边上陪着你的。”说完他眼睛扫了一下温舒菡。

温舒菡立马附和道:“你先上车,如果你想跟我好好谈,那就等明天酒醒后,再找我谈。”

于航泽这才安生了,乔煜盛冲着两个保镖摆了摆手,他们便把他架走了。

“红颜祸水!”乔煜盛斜了她一眼说。温舒菡看着他说:“乔总这个说法,未免也太武断了,一个巴掌拍不响,何况我一直是被动。”

乔煜盛冷哼一声说:“招惹于航泽就是你的错。”

温舒菡低下头说:“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任何人,是他们来招惹我的。”

乔煜盛瞪着她说:“你的模样,你的声音,你的眼睛,都在无时无刻勾引着别人。”

温舒菡白了他一眼说:“乔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她便转身准备走了。

乔煜盛看着她的背影说:“你心爱的人,背地里和别人订婚了,你现在应该很难受吧?”

温舒菡回头瞪着他说:“这里面应该有你的功劳吧?”

乔煜盛嗤笑一声说:“我确实想动些手脚,不过还没等我腾出时间,我姑姑就已经给他找好联姻对象了。”

温舒菡垂下眼皮说:“无所谓,男人而已,我分分钟还能再找一个。”

乔煜盛走近她身边,捏住她的下巴说:“你就是一个浪货。”

温舒菡使劲扯着他的手腕说:“我浪不浪?是我的事,你管不着,你也不配。”

乔煜盛忍不住加重力道说:“温舒菡,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你任性时,我是怎么惩罚你了?”

下巴上的痛感,让温舒菡忍不住皱起来眉头,她看着他说:“乔煜盛,你敢碰我一下,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乔煜盛嗤笑一声,然后直接把她按在沙发上说:“你知道我这个人最受不了别人激我了。”说完他便用力地吻住她了。

到最后,意犹未尽的乔煜盛,把她拉到了自己的别墅。

早上,温舒菡趁着他还没醒来,然后便准备起身离开,就在这时,她腰上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手。

“又想不告而别啊?”乔煜盛慵懒着抱着她说道。

温舒菡冷声说:“乔煜盛 ,你不怕我去报案吗?”

乔煜盛蹭着她的脸颊说:“我昨天晚上就把钱转给你了,你即便报案,我也只能算是嫖客,而你就是……出来卖的了。”

温舒菡斜了他一眼说:“你就是个王八蛋。”乔煜盛低笑一声说:“对,我就是王八蛋。”

温舒菡使劲推开他,然后冷声说:“你到底要干嘛?”乔煜盛看着她说:“现在你已经和阿泽分开了,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你踏踏实实跟着我,我照样会衣食无忧地供着你。”

温舒菡冷笑一声说:“你把我当什么了?一件物品吗?”

乔煜盛看着她说:“你想要什么保障?房子票子我都可以给你。”

温舒菡瞪着他说:“我只想要你离我远一点。”说完她便起身穿衣服了。

乔煜盛冷眼看着她说:“温舒菡,只要我想,你就拒绝不了我。”

温舒菡看着他说:“我也不会就这样任你欺负,不信咱们走着瞧!”说完她便转身走了。

之后的几天,乔煜盛想法设法把她掳到他家里,无论温舒菡怎么反抗,他都已然想法设法羞辱她。

直到一个月后,乔煜盛去参加酒会,结果却看到了温舒菡和于航泽,俩人手拉着手,一副甜蜜蜜的样子。

温舒菡在看到他时,忍不住轻挑一下眉毛,脸上满是挑衅。

过了一会儿,她去卫生间时,被乔煜盛拉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又去勾引他?”乔煜盛黑着脸说道。

温舒菡一脸坏笑地说:“我记得你说过,你最不喜欢我跟他在一起,所以我现在就偏要和他在一起,不仅如此,我还会嫁进于家,和你做亲戚。”

乔煜盛瞪着她说:“嫁进于家你也配?”温舒菡冷笑一声说:“嫁不进去,我就当于航泽的情人,反正能膈应到你,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乔煜盛把她抵在墙上说:“你不怕我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阿泽吗?”

温舒菡轻扯一下嘴角说:“告诉又怎样?一是他把我甩了,这个我无所谓,我本来就是为了气你。二是他和你反目成仇,那我岂不是就可以搅得你们一家子不安宁了?”

乔煜盛瞪着她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容易引火烧身。”

温舒菡瞪着他说:“不是被别人搞死,就是被你搞死,那我还不如玩票大的。”

乔煜盛瞪着她说:“你疯了!”温舒涵红着眼睛说:“我就是疯了,我被你活活逼疯了。”

乔煜盛看着她说:“离开于航泽,我再给你一大笔钱。”

温舒菡冷笑一声说:“我不,我就要膈应你,我就是要报复你。”

这时,那边突然响起了于航泽的叫声“舒涵,你还在厕所吗?”

温舒菡看着他说:“你再不撒手,他可要走过来了。”乔煜盛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然后便松开她了。

温舒菡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对着他飞了一个香吻,然后便扭着腰出去了。

“舒涵, 你怎么从那边出来的?”

“哦,那边比较安静,所以待了一会儿。”

“乖,咱们再待会儿就走了。”

“嗯!”

乔煜盛等到外边没有动静了,他慢慢走出去了。

他远远的看到,温舒菡和于航泽在互喂水果,两个人旁落无人秀恩爱,仿佛是在向全世界宣告主权一般。

乔煜盛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只能提前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于航泽高调宣布退婚,并且在社交软件上,官宣了他和温舒菡的恋情。

因为此事,于家上下乱套了,他们搬来乔煜盛做说客,想让他说服他放弃温舒菡。

他们殊不知,乔煜盛恨不得把于航泽给生吞活剥了。

在这些事情的冲击下,乔煜盛这个铁人,竟然病倒了。

温舒菡听到于航泽说起这个事情时,嘴角忍不住微微翘了起来。

当天,温舒菡买了果篮陪着于航泽一起去了医院。

“听说乔总是典型的劳模,没想到您竟然也有生病的时候。”温舒菡一脸得意地看着乔煜盛。

于航泽皱着眉头说:“是啊表哥,你一向体格不错,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心脏不舒服过,怎么就有了心肌炎了呢?”

乔煜盛沉声说:“小毛病而已。”

温舒菡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心脏也不是小问题 ,这种病稍微一激动,就可能危机生命。”

乔煜盛冷脸看着她说:“就算没事,被你这么一咒,也该有事了。”

于航泽尴尬地说:“表哥,舒涵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想让你重视自己的身体。”

温舒菡挽住于航泽的胳膊,然后靠在他肩膀上说:“还是阿泽了解我。”于航泽笑着摸了摸她的脸。

乔煜盛闭上眼睛深深呼了一口气说:“你们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温舒菡轻挑一下眉毛说:“乔总既然那么说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于航泽看着他说:“表哥你好好看病,等出院时我们来接你。”

乔煜盛睁开眼看了一眼温舒菡,然后又闭上眼睛说:“不用,你忙你的吧!”

于航泽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便挽着温舒菡离开了。

不久后,温舒菡突然开始恶心呕吐了,不但如此,她发现自己的例假,已经推迟很久了。

温舒菡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怀孕了,虽然她和于航泽复合了,但是他们一直很清纯,那么这个孩子就是……

未完待续……点赞加关注……明天晚上更新下集!

免费获取100个高分名字,添加 微信:llucky0309  备注:高分名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127056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pquming.com/12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