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的繁体字怎么写好看(乘风破浪的繁体字怎么写)

序:六天前,我曾发于头条《关于格律诗中重字之我见》。获得诗友121赞,81评论。

头条君发来内容审核通知:“……因表述不规范,未通过审核……建议参照《今日头条社区规范》,进行修改……”基于上原因,及有些诗友对我发此文的意思不完全理解,故再啰啰嗦嗦讲明白。

感谢头条君对我劳动的认可,给予发表。

(一)我对于格律诗的定义、规则是按王力先生《十讲》为准的。也即押平声韵,用平水韵格、韵的:五绝、五律、七绝、七律、排律。其中必须符合《十讲》中的正格、或拗救。及替、对、粘,不犯:三平尾、孤平。符合其中用韵,对仗要求。不把:挤韵、撞韵、重字当作格律诗之犯忌。但,我却不是主张可以废弃格律诗所具备的必须条件的。就如:词不害意,自认为得了好句子,可不顾平仄等格律。我认为如此类型可标:古体诗。我认为:古体诗、格律诗只有体裁之区分。只有内容才存在高下之分。

(二)古体诗之重字是极常见的(上从今上朔到诗经)如:李白静夜思》,重字:明月、头。……

(三)格律词之重字更是为一种特色,如《钗头凤》、《忆秦娥》,词谱还要求:叠字,重句的。如:苏轼水调歌头》中一字重二次:月、天、长。重三次:有、不、人、何。而有点可笑的,竟把《念奴娇》中:早生华髮(发),雄姿英發(发),两个何不相干的繁体字,由于简化字而纳为重字。由上种种情况,把格律词纳入不可重字之说法,可说无稽之谈。

(三)不可重字之说,是何时有之?百度搜:《道量论语》诗友:清朝有律诗不可重复用字,另清末民初商衍鎏有此说法(我注:此中应指格律诗。另此商衍鎏,也不知否国学大师,其论有何依据?)另作者统计杜甫律诗151首,其中重字占30首(占1/5)。可不可重字不是一清二楚吗?

((A)叠字,不属于重字讨论范围(也即允许重字),如: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滾来。又如王力:甜甜苦苦两人尝。……

(B)重韵,也即同一首诗中,同一字押于两处韵脚。古体诗可重韵,格律诗是不允许重韵的。

(C)对仗句中,出对句相同位置是不允许重字的。(推而广之:对仗句中,上、下联不可各存同一字。此中重字情况我尚未发现,希望渊博学者提供范例,指正。)。

(四)我们见到的特殊重字例子:

(1)

钟山只隔数重山,(挤韵、重字)

独在异乡为异客,(句中重字)

哪位大师能改去其一重字,能达到同等效果、诗意?且不要求更好。

(2)

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重字:人面,桃花,去)

李商隐:君问归期末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重字:巴山夜雨,期)。这里重字与不重学之效果,不是很浅显明白吗?

(3)北宋,王松:

事兆机先已决疑,何须休咎揲灵蓍。

但教台上自隗始,何必芦中与子期。

心有心心心印处,月看月月月圆时。

和光混俗原非易,不患人知犯已知。

(特色重字:心、月,何、知。)想来诗人是喜欢重字的。

(五)关于格律诗,古汉语大师王力教授对格律诗之重字是否主张不可重字?

网络上有人说:王力先生也反对格律诗重字。我们从十讲知道,王力先生反对格律诗中重字是:凡是与格律诗定义规则相悖的,如上:(三)之B、C及因重字而:不合平仄,失替、失对、失粘,造成三平尾、孤平、出韵,等有悖格律问题的就不重字也是不允许的。

按王力先生“从众论”研究唐宋诗之治学观点,我认为他根本无此一刀切的说法:不问青红皂白:重字是格律诗之大忌。就三仄尾,王力先生有很灵活的讲法:古体诗常见四种三字尾: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仄。而在格律诗中又说:三仄尾唐宋格律诗中常见(也证明三仄尾在格律诗不算犯大忌。或是尽量少用)。

我们百度王力先生在格律诗中之重字:(A)自古文人厄运多,堪嗟魑魅喜人过。(B)盲心未必兼盲目。(C)玉楼人沓笛声远,诗人取次动哀吟。以上不足十首格律诗中已有三首重字,足以证明王力先生对格律诗中之重字的观点。(有兴趣者可从王力先生诗集找到更多佐证)。

(六)从白话诗、{现代诗)后,我们看近代名诗家对格律诗重字之写作。

伟人毛《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薄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重字:水、山、千、军。听说某大诗人,提议因为:金沙浪拍,浪与腾细浪重字,改为水拍(但水还是与万水千山重字。我们看:浪拍(有气势)与水拍(平静无力)为了不重字(结果还是重字)失去了如苏轼之:乱石穿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韵味意境。

(七)我们可从全唐诗中去总结,古人在格律诗中重字之作品,去确定格律诗是否可重字。(我从《唐诗鉴赏辞典》中粗略统计已证明:唐格律诗中存在重字现象与古体诗一样常见)重字,不应当作为格律诗之犯忌,而有时是作为艺术修辞的一种方法。至于有些为重字而重字的作品(如诗友在评论区举例戴叔伦的重字诗)只是诗之高下,不应归于重字之结果。也就是说,不少未重字的诗比重字诗差得远呢!

总结:我们不应把重字作因格律诗之犯忌,甚至说成大忌,更是毫无根据的,有人甚至把同一字却不同义、不同音也定为不可以在同一首诗中出现,如”难”字。未免是矫枉过正。对写诗是不利的。对不成文的,不成章法的,唐宋诗人都不以为犯忌的东东,无端加在格律诗上,是真正正把格律诗锁死!

欢迎诗友探讨、指正。

免费获取100个高分名字,添加 微信:llucky0309  备注:高分名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127056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pquming.com/14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