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曼vk(苏曼妮)

告别了安夏,她挥泪作别,期盼我再次回去。

不过我想我大概回不去。

陆谨修不希望被人知道我是他的妻子,大概是怕我露馅,所以就找个理由把我辞退了。

“但你的业绩是真的差。”

许默白说了一句老实话。

和这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久,我越觉得我在和许默白谈恋爱,而不是陆谨修。

因为每次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全部通过许默白的嘴巴来传递。

许默白渐渐地学会用陆谨修的口吻来吩咐我做各种事情。

而且每件事情都说的理所当然。

为此我觉得十分苦闷。

陆谨修上班的时间不定,但是晨早是一定要去上班的,时间一直规定在八点,有的时候下午一点就会回来。

公司没有重要的事情,他基本不需要去管。

以至于我被陆谨修辞退,这也间接性的表示,今后我会在家做一个‘全职太太’,每天会和他见面的机会大幅度增加。“许默白,你说他平常凶吗?”

临走的时候,我问了许默白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他沉吟片刻,回答道:“凶字不恰当,他毒。”

“毒?怎么个毒法?”

许默白用指尖蜻蜓点水般的点了一下他自己的嘴巴:“你马上就知道了。”

“……”

陆谨修,年少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企业的老总。

许默白,年少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企业老总身边不可或缺的秘书。

这两个人的坊间传闻很多,我甚至怀疑陆谨修是因为外界风评,不好娶许默白,所以才拿我充数。

事实上我还真的听安夏提起过,她在公司的时间算长了,也曾经yy过这两个人的基情,而且说起来的时候津津乐道。

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成为了陆谨修的妻子。

她在我身边高谈阔论的时候,我忍笑的肚子痛,脸都憋红了。

陆谨修中午的时候回来,我正在客厅的桌子上吃着许默白做的番茄牛腩面

许默白这个人虽然很无趣,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倒是挺好吃的。

当陆谨修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顿时没了吃面条的心思。

有一种颜值,叫做秀色可餐。

光是看到陆谨修的这一张脸,我就吃不下去眼前的东西了。

无论是从什么角度去看,他都是样子都趋近完美。

“低头,吃饭。”

陆谨修的嘴里淡淡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我立刻低头。

吃面条的时候,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响。不过这稍显困难。

陆谨修没有因为我发出的声音而抬头看我,这让我觉得可喜可贺。

陆谨修不太喜欢吃主食,喜欢吃一些清淡的菜色,偶尔会吃肉,不过总是吃不了两口。

我觉得陆谨修长得这么瘦,可能有一多半是这个原因。

后来许默白跟我说,陆谨修不挑食,但是不吃肉和主食,仅仅是因为自律。

心脏病患者,尤其是重病患者,对饮食需要严格把控。

我问:“那活着岂不是没意思?”许默白淡淡的扫了我一眼。

我立刻闭上嘴巴。

多亏陆谨修,我有充足的时间睡懒觉,还因此联系上了高中同学。

我遇到乔笙,是在高中同学会上。

我们有五年没有见面了。

他一如既往地受欢迎,不管是在男人堆和女人堆里,他都是最耀眼的那个。

他阳光和蔼,笑起来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即便是他现在对我笑,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比平常快很多。

乔笙……乔笙。我的初恋。

也是我高中时期,青涩时光中不可或缺的一笔。

他问:“你后来,去哪所大学了?”

“光明大学。”

我脱口而出,和乔笙站在饭店门口,我们是最后走的那个。

外面下着豆大的雨点,不算瓢泼,但出去十米也一定淋湿了。

空气中散发着夏天独有的气息。

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了。

乔笙犹豫了一阵,开口:“你现在,过的还好吗?”外面下着豆大的雨点,不算瓢泼,但出去十米也一定淋湿了。

空气中散发着夏天独有的气息。

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了。

乔笙犹豫了一阵,开口:“你现在,过的还好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乔笙说我现在的事情。

我今年二十三岁,结了婚,有了一个企业CEO做丈夫。

面对乔笙,我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一众喜欢,再见面的时候,也只是觉得可惜。

如果当初我和乔笙没分开的话可能现在也已经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乔笙。”

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顺着那声音看过去。

那是一个长头发的女生,画着清淡的妆容,打着一把线下时兴的白色透明雨伞,她长得很恬静,看上去是一个很文弱的姑娘。

比我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我这才想起来,乔笙的朋友圈时不时会更新他和他女朋友的日常。

不过我上次看到这朋友圈的时候,是两个月前。

“出门的时候怎么不记得带雨伞?”

程瑶很瘦弱,穿着的是一个雨季的长裙,一双白球鞋。他们俨然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我把我原本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乔笙现在过得也挺好的。

“你好,我叫程瑶。”

程瑶伸出一只手来,她的手纤弱而有细长,我握了握,说道:“早就听说乔笙有一个好看的女朋友,你好,我叫苏曼,是乔笙的高中同学。”

安夏说,面对前男友的现女友,最不能够输的就是气势。

面对程瑶,我心里没多大的感触。

比起我来说,程瑶和乔笙的确更般配。

乔笙抿了抿唇,没有立刻和程瑶走,他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程瑶。

程瑶倒是并不在意,反而说道:“是啊,雨下的挺大的,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一把雨伞,三个人是肯定不够的。

正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绝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一双手揽住了我的腰际。

我浑身一紧。

正想着是哪个王八犊子占我的便宜,回头抬眼一看,却撞到了某人的下颚。

“我来晚了。”

说话的人声音低沉,带着些许的清冷淡漠。

他说话时向来不需要多少的中气十足,却显得十分有涵养。

乔笙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程瑶问:“这位是……”

“他……”

“陆谨修,苏曼的丈夫。”

免费获取100个高分名字,添加 微信:llucky0309  备注:高分名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127056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pquming.com/15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