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店开业吉日吉时查询(开业时间查询吉时)

曾母打发阿林赶到罗公铺,找罗瞎子算下农历三月二十是黄道吉日,宜开张,接印,造堂。曾威宝嘴上说不信,到底还是依了。当下说好,凉水镇是二,五,八逢集,平日里福爹饮食店,红英看杂货店,逢集日曾威宝到杂货店帮忙,彩虹,白苏,阿林到饮食店帮忙。梁氏兄弟的铁匠铺,应该不分什么集日生意都一样。到了二十日,三间铺面门上都贴了对联,饮食店上贴的是:店里有三乡美味,壶里藏日月乾坤。铁匠铺上贴的是:炉蕴火烤出好钢,千锤百炼成栋梁。杂货铺上贴的是:零零碎碎全是好东西,来来往往均为真朋友。横批却都是招财进宝。凉水镇上的人家素来知道曾威宝是个人物,眼见他开店,大家都买来鞭炮,凑个热闹,鞭炮响了一个早上,才停下,荷叶坪的乡亲,红英的娘家亲戚,曾威宝的朋友同事又都带着鞭炮赶来了,好不热闹。幸亏早有准备,小山等人在街道上摆开十张八仙大桌,因为开的是饮食店,曾威宝有意显摆,准备了上好的谷烧酒,又杀了肥猪,鸡鸭,从塘里网来十余条肥大的草鱼,福爹施展手艺,彩虹,白苏,阿林打下手准备了整整两天,招待来道贺的亲朋街坊好好的吃上了一顿。过了数年,凉水镇上人还念念不忘街口饮食店开张的那顿好饭菜。凉水镇没有罗公铺大,平常来赶集的也均是凉水镇所辖九村的百姓,除了集日人多,其他时候也和一般的山村没什么很大区别。梁氏兄弟在家里也是打铁,搬到这里,一切照旧,红英,福爹集日里忙还不没什么,平常日子守在店里,只要没顾客,两人就都坐到梁氏兄弟的打铁炉前,有一句没一句的扯谈,梁氏兄弟也不开伙,一日三餐均在福爹的店里吃,兄弟俩的手艺好,待人又热情,不大一段时间铁匠铺就恢复了往日的红火,红英的杂货店东西齐全,价格也公道,加上红英本人人长的俊俏,又能说会道,开的起玩笑,拉的下脸子,生意也一日好过一日。只有福爹的饮食店,虽然大家公认福爹的手艺凉水镇上第一,可除了逢集日的中午米粉,混沌大卖外,其他时候是难得有几个顾客,有时一天下来,就明光,明利兄弟加上自己在店里吃饭,外人没有一个,彩虹,白苏现在都不来了,就阿林逢集日来帮下忙。福爹每日端着酒壶对红英说,红英啊,我说威宝让我开这个店,这步棋是走错了,我还是到荷叶坪看林子养鱼算了。到了逢集日,瞅的空闲,他也这样对曾威宝说,曾威宝就说:“没事,你要觉得累你就少做点,让阿林他们做。”福爹一听急了,“我那里觉得累啊,我是觉得太闲了,闲的骨头痛,这开饮食店没人来吃饭,成什么事啊。”曾威宝就说:“不要急,我开店子还没人吃饭,过段时间有你忙的。”果然没过多久,曾威宝就给饮食店拉来几个长期主顾。原来今年镇上邮政局,医院新分来几个年轻人,均未成家,邮政局,医院就几个人,没有食堂,因此他们都在乡政府食堂吃饭,乡政府离邮政局医院还有两里路远,路又不好走,全是泥巴。因此曾威宝找到邮政局和医院的头,都是他的酒肉朋友,当日饮食店开张都送了鞭炮来的,让这几个年轻人都到福爹的饮食店吃饭,伙食费不变。福爹的手艺食堂的师傅怎么比的上呢,因此几个年轻人也都愿意。这样每日里加上梁氏兄弟,红英,也堪堪能凑成一桌了,到了逢集日,看着福爹忙不过来,这几个人也就每人一大碗米粉或混沌对付过去,晚上再补回来。看到他们过的快活,不到一个月,竟然又有几个乡上单位的年轻干部过来自愿入伙,这样福爹才安下心来。梁氏兄弟以前光打菜刀,现在菜刀不少打,更多的是打各类农具,老铁匠铺的名声在外,兄弟俩虽然年轻,经验丰富,技术老到,加上人在外乡,更知道和气待人,服务态度也好。因此生意日渐兴隆,忙的时候,要叫上小山,阿林,四人分做两班,昼夜不停,才忙的转来。生活逐渐稳定下来,兄弟俩自然又想起了身上的藏宝图了,这湘南地区,都是丘陵山地,一个小山包接着一个小山包,山脚下都是小溪流,山中间都是水田。藏宝图上画的水系山脉,山川地形,兄弟俩对照最近卖刀去过的地方,觉得处处都有相似的,又处处都不似。还有就是,兄弟俩来这里转了这么久,不好明着打听,只听些街边闲聊,许是时代久远,再无听到有关太平天国,国藩兄弟的些许传闻。想来也对,要真有宝藏,也不可能尽人皆知,相反要尽力遮掩才是。数来数去,还就只有一个荷叶坪的传说与宝藏挂的上边。这日午夜,兄弟俩在铁匠铺后半截的楼上,就着一盏油灯,又将梁明光贴身藏着的藏宝图取出来细细端详。图的最左边,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河边都是山包,图上横着一条大路,中间又用细线弯弯曲曲划着几条,不知道是溪流还是小路,正中间一个大山包,一个箭头指到山顶,一个指向山脚。最下面是一段话,模糊不清,依稀间断可以辨认出,糯水河东,依山造穴,宝藏等几个字,其他的都缺胳膊少腿。次日逢集,兄弟俩上午生起一炉好火,叮叮咚咚打了半日,到了中午,眼见的福爹店外人都站满了,明利就到福爹店里去帮忙,明光一个人在这边细细的打一个犁头。一个老爹爹带着小孙子在他门口摆的凳子上歇脚,许是小孙子叫累,爷爷便说:“你这么大走这点路就叫累,当年我们祖上跟着曾九爷曾铁桶打天京,才一个扁担高,梭镖竖起来比他高一截,比你大不了多少,出兵放马,打下一份家产,回家买了一百亩田,舒舒服服过了一辈子。年轻人,富贵苦中来呢。”梁明光听说,走出来递给老人家一根纸烟,又端来一杯水,说到:“老爹,喝口水歇口气再走,现在世道好了,年轻人不要吃那么多苦了。您老的祖上也是跟曾大帅打过天京啊。”老爹一翘胡子,道:“是啊,曾国藩的老婆就是我们村上的。我家老祖宗叫她堂姐,本来是跟着姐姐去军营里玩的,结果打仗没人,把他也充进去了,呵呵,赚回来一百亩良田。”梁明光一伸大拇指:“你家祖上那是真汉子。”老爹爹说道:“那是当然,曾家打胜仗,全靠曾国藩的老婆,就我们欧阳姑奶奶。”曾威宝也搬过条凳子,坐到门口,老人家一听有人愿意听他讲祖上的光荣历史,劲头就上来了:话说曾国藩当年求学,老师正是他未来的岳父,家中生有一女,这姑娘生来聪明伶俐,花容月貌不说,还有一桩特别的,脚特别大,那时候都是要裹脚的,以脚小为美,这姑娘的脚望风见长,做父母的难免当心,当下就给她裹脚,她的脚本来长的快,这下裹住,自然痛苦,把小姑娘痛的死去活来,哭的嚎天打地。就这样也裹不住,脚还是天天见长,到了十八岁,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脚姑娘,脚长一尺二寸,较之三寸金莲,整整长了四倍,虽然知书达理,书香人家,却也无人敢娶。曾国藩那时还是个穷秀才,家中也不富有,别人看他不来,唯有老师知道他一身好学问,因此有意将女儿许配给他,曾国藩平日见到小师妹羞羞答答,也有那番意思,加上年龄大了,功名还不知道在哪里,因此顺水推舟,娶了师妹。这姑娘果然是个旺夫之人,曾国藩一成婚,时来运转,中了举人,又中了进士,留在北京当了大官。这都是他老婆给他带来的。曾国藩后来出兵打长毛,本来是可以做皇帝的,就因为他老婆小时候裹脚,本来他老婆的脚可以长到一尺三寸长,那时候天下十三个省,刚好可以踩的住,可是裹脚,只有一尺二寸长,因此最后一个省曾国藩占不住,所以没有当成皇帝。那年曾国藩坐镇安庆,围攻天京,欧阳夫人在衡阳老家,担心夫君,忧心忡忡,就不远千里,前去探望,这一日看到路边有座小庙,里面供奉着几个不知姓名的神像,想着丈夫几兄弟,个个都在兵凶战危之地,这庙虽不出名,也进去拜拜,多点神佛保佑总是好的。那知道一拜下去,就听到神像后面一声惨叫。家人慌忙进去查看,却什么也没发现,那声惨叫众人听的亲切,这下心中好不纳闷。到了晚上旅店歇下,管家心中不安,又到那庙的周围人家打听,原来那庙里供奉的是当地一个修炼成精的狐仙,平常也是有求必应,有些道行,奈何欧阳夫人福大命硬,上应天命,她这一拜,折去了这个狐仙五百年道行,要是再受她拜一下,当场就要现出原形,因此一声惨叫,逃之夭夭。待到欧阳夫人一行远去,这才回来,已是受了重创,奄奄一息,附在村中农人之身,借他之口,向一众信徒诉苦.刚好管家来打听消息,听的端详,这下传扬开来,都知道曾夫人命气贵重,曾国藩兄弟必能打败长毛,成就大业。这老爹爹说完,得意的又对梁明光说道,当年欧阳夫人出嫁,嫁妆中有兵书一部,曾国藩打仗,全靠着这部书才百战百胜。后来他们兄弟得胜回来,给岳父家送了整整一车金银财宝,他岳父是读书人,将这些金银财宝都办学堂做好事了。梁明光听的两眼发直,忙接着问道,难道他就没有自己留下一点。老爹爹摇摇头,没有留,他还要钱做什么,天下都差点是他家的了,钱哪里还看在眼里哦,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才要钱呢。

免费获取100个高分名字,添加 微信:llucky0309  备注:高分名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127056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opquming.com/16459.html